設為首頁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輕之國度

 找回密碼
 注冊(右鍵在新窗口打開)

QQ登錄

网易彩票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廿金水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長篇] 香城進行曲

[復制鏈接]
21
 樓主| 發表于 2019-12-17 03:46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廿金水 于 2019-12-17 03:47 編輯

第十九章 失落的玉座 下

今天是一月二日,是新一年的首個上學日。
所有人也期望新一年會更好(或不如去年般糟糕),學習更上一層樓。
不過,張莎莉認為,要是能像去年最後一次考試般考得第一就好了。
即使黎莫二人對她的榜首寶座威脅極大,她仍對自己十分有信心,即使不幸地被他們其中一人搶走了榜首之位,自己仍然是第二名或第三名,只要能保住三甲之位,其他甚麼也不重要。
她聖誕節假期沒有回老家去,也是因為她想等待好消息才風光地回家。
可是現實的情況,和她的理想差之千里。

第一節課是中文課,她對這一科十分有信心,她回想考試時,做畢整份試卷後感覺沒有甚麼難度,感覺非常良好。
她相信這科沒有甚麼懸念,自己一定是最高分的人。
與此同時,任教中文的梁老師把各等級cut off 寫在黑板上。
• A級: 86分或以上
• B級:80-85分
• C級:70-79分
• D級:60-69分
• E級:50-59分
五十分以下不合格:
• F級:36-49分
• U級:35分以下
張莎莉對合格標準降低了十分沒有甚麼感覺,也對A grade的 cut off 維持原判沒有甚麼感覺,她只關心自己到底是不是第一。
梁老師露出微笑,公佈這一科考試的龍虎榜。
「中文卷一閱讀卷,最高分的同學是張莎莉,考獲八十五分B等,唔……好像有甚麼不對……」
張莎莉內心疑惑,不就是自己考了第一名嗎?還能有甚麼問題?
「是這樣的……因為電腦核對出了問題,因此所有同學的成績得重新計算一遍,唔……原來第一名張莎莉的分數因此提升了三分,所以修訂後的分數是八十八分……」
她心想,這沒甚麼大不了,她反而因為分數修正後升了一個等級暗自竊喜。
不過,第一名的寶座易主了。
「經過修訂,第一名是莫蘭蒂,是九十五分!」
梁老師高興地說,他從沒有教出如此高分的學生,他高興地想,二月的額外薪水能加上一大截了。
張莎莉聽到後心裡一沉,分數調整果然不是甚麼好事。
升上A級和失去第一名互相抵消,使她的感覺很矛盾,不知道應該怎麼看待這件事。
而且,她的名次並不是僅僅掉了一位那麼簡單,她在分數修訂後名次足足下跌了三位,連保險線的第三名也保不住,在班上只是第四名;全級總排名更是只有第七名,普通班也有一個人比她高分。
當然,她是後來才知道自己在全班的名次急降。
當時的她感到很不爽,好像老師在找她的碴。
莫蘭蒂則覺得這件事是意料之內,心情沒有太大起伏。
反而是張莎莉在剩下的一個多小時不時盯著她使她感到渾身不舒服。
好像是自己幹了甚麼傷天害理的事。
餘下的寫作、聆聽和說話卷都是莫蘭蒂較高分,即使張莎莉在寫作和聆聽考試都考到第二名,可是這樣僅僅使她在中文科總分上提升一名至第三名,距離達標舊生還有一段小距離。
她搖頭嘆氣,心想第一個科目已經出師不利,剩下來的科目該怎麼辦。
她可不想把皇座禪讓,她衷心希望接下來的數學科能有好消息。

數學老師也在派發試卷前跟同學解釋這科目的分數對應甚麼等級。
這分法跟中文閱讀卷的分析法一模一樣,唯一不同就是這份卷子有增潤題,最高得拿十分,基本上可以說是分數的做王者。
張莎莉很不耐煩,焦躁地在枱底玩耍手指。
莫蘭蒂看著焦躁的張莎莉,心想她果然不是自己的對手。
才派發了一個科目的卷子就陣腳大亂,就她這個樣子已經輸掉了一半。
還說甚麼朱雀皇后,真是吹得太大了,她根本沒有皇者應有的從容,她認為張莎莉充其量只是一個可栽培的對手,皇者甚麼的還有很長的距離,她有時候在想,也許自己或黎伯特更符合王者的名銜。
不過,她也沒有因為這樣而竊喜,因為一旦放鬆下來,很快就會被超越。
雖說自己並不在乎甚麼排名,可是她也希望自己能保持從幼羚開始,三年多的年級榜首之位。
常言道競爭帶來進步,她和黎伯特三年多的爭霸就是最好的例子。
升上香城中學後,她曾期望擁有香城四大中學之一的香中能為她帶來一些新挑戰。
可是,號稱香城小學榜首的張莎莉也只是這般能耐。她想,也許這裡也只會是自己與黎伯特的表演舞臺,其他人只能望其項背觀賞他們的表演,無法走上臺挑戰他們。
他們是幼羚小學的第二次傳奇,在他們的母校是閃耀的雙子星。
幼羚小學的最強王者連續稱霸幼羚小學的龍虎榜長達六年,幾乎小學生涯全部考試總成績都是第一。
而且,他的妹妹也是成績十分變態的頂級學神,其他人無法複製他們兄妹的奇跡,只能望洋興歎。
他們是楊泰培和楊海燕。
他們也是竹龍角的風雲人物,區內的小混混也得聽從他們的話,黑白兩道通吃。
楊海燕是黎莫二人的師姐,他們升中時楊海燕提供了很好的意見讓他們能做好個人履歷。
她現在在蕯菲爾女書院就讀中學二年級,據說她仍是那間書院的學年前三甲。
莫蘭蒂有些時候會想,要是能在香中取得好成績,算是好好回報學姐的恩惠。
結果,成績發了下來,張莎莉奇蹟般打敗莫蘭蒂,取下了第一名。
其實也不算甚麼奇蹟,畢竟張莎莉的強項是數學,她打敗莫蘭蒂算是意料之內。
張莎莉強忍著內心的興奮,故作鎮定在老師手上取回試卷。
當她看見卷子上分數一欄的98時,她興奮得幾乎無法控制自己,差點就在座位上歡呼狂叫了。
「張莎莉……妳沒事嘛?」陳如麗看著她壓抑自我的樣子,不安地問道。
「陳如麗呀,我好高興啊!」
張莎莉高興地擁抱她,笑得十分燦爛,完全無視同學的側目。
陳如麗看到張莎莉開懷地大笑,也算是放下了心頭大石,放鬆了下來。
莫蘭蒂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感到莫名治癒。
看著女孩子嬉鬧的樣子,她會感到很舒服,比世間一切鎮靜劑都有用。
可是就跟鎮靜劑一樣,它有副作用。
「不要再看啦,莫小姐……口水流下來了。」
黎伯特無奈地捂住她的眼睛,在旁邊搖頭嘆氣。
「啊,抱歉……太興了,一時之間失了儀態。以後會注意了。」
莫蘭蒂尷尬地擦拭嘴角的口水。
冷靜下來後,她央求黎伯特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要不然她會顏面盡失。
黎伯特心想,全班同學的目光都落到張莎莉那邊了,哪會有人在乎她這種輕微的失態行為?
不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了。
這點使黎伯特懷疑她是不是喜歡女生。
「對不起,黎先生……你會不會以為我對班裡的女生有非分之想?」
莫蘭蒂擦擦口水後紅著臉辯稱自己只是喜歡看女生間的互動,並不是甚麼同性戀。
「妳明白就好啦……以後注意點。」
黎伯特嘆著氣說。

接下來的英文科、通識科、科學科和歷史科,均是莫蘭蒂第一、黎伯特第二、張莎莉第三。
張莎莉面如死灰,心想這次完了。
因為隔壁的E班也是精英班,而普通班的A班和D班據悉也出現了幾個成績堪比精英班的學生。
雖說她的班別長期以來都比E班優秀,可是要是出了甚麼差池,她的三甲之位就要涼了。
她痛恨自己為甚麼不用功唸書,害得自己落得如此田地。
「哎,不用那麼垂頭喪氣,六月的考試努力點不就可以了嘛!」
莫蘭蒂走到張莎莉的桌前,鼓勵她繼續努力,說她也許能再次回歸榜首。
黎伯特見狀心想,這個女人真是少條筋,竟還、在挑釁張莎莉。
他跟陳如麗討論,張莎莉發火的機率多高。
她臉色發青地分析,也許有百分之八十。
因為她很著重這一次的考試,她拼上一切都要擠進三甲之位,以保住自己和香小的尊嚴,儘管香小從沒有要求他們的學生在香中保持排名。
幼羚小學可謂香小的死對頭(註:兩間學校由同一辦學團體營運,學生業職間接影響來年預算),她心想,被幼羚的高材生打敗也許使她更不爽。
他們站在一旁默默觀望張莎莉的反應,她看了莫蘭蒂一眼,然後慢動作站起來。
「Congratulations,Angola.」
她禮貌地向莫蘭蒂伸出友誼之手,莫蘭蒂面帶微笑和她握手,兩人在一旁看得一臉錯愕。
他們無法相信張莎莉竟然會如此禮貌應對,完全沒有動氣,話中沒有帶刺,是真摯的恭賀。如此誠懇地禮待對手他們還是頭一遍看到。
也許這就是為甚麼張莎莉被稱為"朱雀皇后''。












評分

參與人數 1輕幣 +10 收起 理由
青閃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評分

22
 樓主| 發表于 2019-12-30 03:10 | 只看該作者
第二十章 重整旗鼓 上

張莎莉和陳如麗回宿舍後,前者立刻追問後者該如何重整旗鼓,讓她能重返王者寶座。
陳如麗心想,其實她的皇者地位並不是因她的成績使然,更大的原因也許是她的氣量。
可是,話不好意思說明白,所以她只好說些爛大街的建議,例如上課時專心一些,作筆記時認真一些甚麼的。
這些建議雖然很爛,但也比甚麼也不說要好。
張莎莉聽後露出了不置可否的表情,她說,陳如麗的建議很''行",她年內不知聽上多少回,聽得耳朵起繭了。
「對不起……」陳如麗感抱歉地說。
張莎莉揮手歎息,說她不用道歉,因為她已經比自己的小學同學好多了,最少她肯提出建議讓她聽一下。
陳如麗突然感到很好奇,因為她從沒有提及自己的小學生活,對她而言,這可能是一塊拼圖,使她能窺探她的過去。
「妳的小學同學……妳以前好像沒有跟我說過妳的過去喔。到底是怎麼樣啊?」
陳如麗好奇地問,張莎莉想了一會兒。
「唔……大概還是參加比賽比較多吧。」
張莎莉想了想,自己小學時好像真的沒有甚麼值得回顧的大事。
雖說她是香小的第一名,可是除了參加比賽和補習外,她記不起自己的課餘活動做過甚麼了。
她依稀記得自己參加過一些興趣班,可是都是參加了一個學期就沒有下文了,朋友也交不上幾個。
上學期參加的興趣班通常十二月就會因為沒有太大成效,說明白了就是改不到證書,沒法寫好portfolio,便轉到下家賭一把。
就這樣,她出現了甚麼也懂,但只會三道板斧,上不了大臺的尷尬處境。
她一直以來都好想學習如何做輕黏土公仔,可是她的母親一直都不許她學這種低成本低回報的小手工,使她只好在升中後,在宿舍裡看著說明書嘗試。
她心想,要是母親不那麼機會主義,自己一定能過上一個快樂的童年。
「……說一下妳的同學或是朋友也可以喔?」
陳如麗看到她似乎不太想回顧過去的生活,便叫她說一下她的朋友也沒關係。「妳不是跟劉山竹是同學嗎?」
「是啊……」張莎莉咬咬嘴唇,思考該怎麼向她說自己跟劉山竹的關係,「怎麼說呢?唔……我……」她支支吾吾,好像不太想回顧與他相處的經歷,陳如麗顯得很失落。
「難道妳小學時只是對著課本幹活嗎……妳長大後怎麼辦?」她低著頭碎碎念,張莎莉立刻做出停止的手勢。
「妳可不要這樣想,小妹有朋友的,我不至於把冰冷的課本當作朋友的程度。」
張莎莉這樣說,陳如麗看她氣定神閒的樣子相信她應該是說實話。
「我呀,可是有三個朋友的呀!」
她說,陳如麗露出了一種關懷可憐蟲的眼神。
她原來以為以張莎莉寬宏大量的性格會使她交朋甚廣,朋友滿天下,想不到她原來只有僅三個朋友。
看來她的交際水平比自己更糟,真是很可憐。
「幹嘛露出這種關懷邊緣青年的眼神?人家可不是妳想的那麼可憐!」
張莎莉紅著臉抗議道。
從陳如麗的表情看來,她沒有接受張莎莉的解釋。
到她而言,張莎莉只是在掩飾自己交不到朋友的事實。
「那妳說吧,妳的朋友是那麼交來的?是興趣班?慕名而來主動想交友?還是只是同學,相識久了建立起友情而已?」
她連珠炮發,問得張莎莉啞口無言。
她臉色明顯變得很不好,陳如麗心想是不是過火了。
「……我沒有生氣,妳不用害怕。」
雖然她的嘴上這樣說,可她內心的想法全寫在臉上了,使陳如麗感覺更害怕。
她連忙向張莎莉道歉,表明不會再有同類事情發生。
張莎莉揮了揮手,叫她不用那麼大反應。
「……人家真的有朋友啦。」她不滿地嘟嚷。
「知道啦知道啦。」陳如麗揮著手說。
張莎莉想了想,應該怎麼形容她與劉山竹的關係,經過這一次比試後,她只可以相信劉山竹真的讓賽使她能勝利。
她感覺很奇怪,又想感謝他又想鬧他一頓。
因為劉山竹的讓賽自己當了第一;可是同時,她因為他的讓賽而變得懈怠,使她的實際表現走了下坡,造成惡性循環。
他不是說我是一個出色的對手嗎?為甚麼他又會讓賽?他是這麼沒有體育精神嗎?他是看不起我嗎?
她的內心有著十萬個為甚麼,可是她見不到劉山竹,甚麼問題也解答不了。
她不知道劉山竹的行為是為了保護她。
這也許是張莎莉一輩子也解不開的心結。
「呃……劉山竹那傢伙是與本小妹同一屆小學畢業的學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吧……」
她這樣跟陳如麗解釋,這個答案已算是她認為最合理的評論。
當然,他們絕對不會如張莎莉所說的只有一面之緣,他們在小學時經常見面,甚至會一起討論家事國事天下事,他們是亦敵亦友的關係。
要不然,劉山竹也不會因為擔心張莎莉在家中受虐而刻意在測驗考試中放水。
其實張莎莉刻意淡化自己跟劉山竹的關係,是因為她對後者放水感到很失望。
這是對他的懲罰,也是給自己的警示。

談完劉山竹後,她們把話題轉向張莎莉的其他朋友。
「我有一個朋友現在在一心女書院那裡唸書,我很想念她……她升中後幾乎沒有找過我談天,難道那裡唸書很大壓力嗎?」
張莎莉擔心地說。
陳如麗也有同學在一心女書院讀書,她說,一心女書院很多大大小小的測驗,open book 和close book也有,一個星期也許有三四個不同的測驗,可是功課並不多,算是很公平。
其實升上中學後失去了聯絡很正常,大家也忙著自己的事嘛。她想。
其實無緣無故失去聯絡有點奇怪,可是這是人家的私事,她可管不著。
「妳有沒有方法可以幫我這個忙呀,人家不想失去她這一個朋友呀!」
張莎莉焦急地問她,她緊張得猛搖陳如麗。
「呀……不要再搖我啦,我知道妳很擔心……」
陳如麗被張莎莉搖至頭暈,昏頭轉向地說。
幸好她年輕,很快就恢復過來。
「呀……妳剛剛說甚麼?妳說妳很在意她?我沒有聽錯嗎?」
她回過神後,思考張莎莉說的話,找到一個她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問題。
也許會是一個突破口,打開張莎莉的心坎。
「很奇怪嗎?妳當我是甚麼?錦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當然緊張她啦!」
張莎莉抱著枕頭問她,她不明白為甚麼陳如麗會對此感意外。
她焦急地說,要是葉錦雯在那兒讀書讀得不高興,自己可以出面保薦她,讓她可以在香中繼續學業,不用在外面的野雞中學受苦。
妳當自己是甚麼人?陳如麗內心砸嘴。
她明白張莎莉的想法,可是不是甚麼事都能如她所願的。
小部分學校的師兄/師姐會寫保薦信推薦母校的師弟師妹入讀該中學,可是保薦人門檻非常高,不是任何人也能碼字推薦師弟妹。
中一的學生作保薦人更是聞所未聞,保薦人最起碼要中三才可以。
而且,需要在全級頭十名以內或參加香城學界比賽獲獎者才有這種特權。
前者危如累卵,後者幾乎不可能,她要成為保薦人幾乎是作夢。
而且,一心女書院才不是甚麼野雞學校,她們的水平還是可以的。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保薦人制度無法確保被保薦者的質素,而且有私相授受,貪污受賄之嫌,故此,香城中學管理層正考慮取消此制度,以確保對所有人公平。
「我真的想幫她呀……真的不可以這樣嗎?」
張莎莉抱著枕頭嘟囔,她嘗試以楚楚可憐的樣子博取陳如麗的同情。
這個女生真不懂世情。陳如麗暗忖道。
她知道那個叫葉錦雯的女生對張莎莉很重要,可是規矩白紙黑字寫在紙上,不行就是不行,霸王硬上弓也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帶來更多麻煩。
她想,也許這就是王者的霸道。












23
 樓主| 發表于 2020-1-30 12:37 | 只看該作者
新年小故事
這天是假期的第一天,小琦很早就醒來了。
畢竟上學時需要早早起來,她可沒有讓自己閑著,七點多就起床了。
「小琦,早晨啊~」
一個嬌小的女生喜滋滋地在床上看著她向她說早安,小琦摸摸她的頭讚她是好孩子。
她同時也戲謔地笑道,以前的她可不會像今天般乖巧,問她是不是有求於自己。
「人家才不是那麼功利呢,我只是想跟小琦妳說一句早安罷了~」
她輕鬆地說,小琦嘆了一口氣便去廁所梳洗一下,小泫跟著她一起到了洗手間。
「小泫啊,可以不要跟我上廁所嗎?」
小琦上廁所時問道。
好可愛的內褲耶~小泫看著她譏笑。
「小泫妳這個死變態!」小琦紅著臉罵她。
擾攘了一會兒,小泫笑呵呵地離開。
真是的。小琦吐了一口涼氣抒發自己的無奈。
十幾年來都是這副模樣,有些時候她會想快點搬出去住。
過了一會兒,小琦梳洗完畢,想去廚房煮個早餐。
「我親愛的小琦,可以搭單多煮一份嗎?」
小泫在她的旁邊溫柔地笑道。
「不用裝熟,我可不吃這一套。即使妳是我的男朋友也休想這樣。」
小琦冷冷地說,小泫聽到後落寞地離開。
然後,她再也沒有問過小泫要些甚麼。
她煮完麵後把早餐端出去客廳慢慢品嚐。
她左顧右盼,總覺得少了點甚麼。
茶幾上的書本數量和以往一樣,電視遙控器依舊放在梳化邊上。
小泫則坐在梳化上玩手機,表情好像有點緊繃。
也許是她玩遊戲玩到最關鍵的一部份吧,小琦吃著麵想。
她沒有理會小泫,繼續吃著自己的早餐。
當她吃過早餐後,便開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首先,先打理一下家居。
雖然前天年廿八大掃除,家裡已經大致清潔乾淨,可是每天的例行清潔仍是不可少。
她打掃房間後打掃最惱人的客廳,因為面積又大又多傢俱,打掃起來麻煩多了。
小泫繼續在梳化上打手機遊戲,小琦吞了一口口水後叫她縮起她的美腿,不要妨礙她工作。
「張小泫,縮腳!」她大聲喝令,小泫有點受驚嚇。
「小琦啊……不要突然大吼啊,嚇死人了,我以為又發生甚麼事了……」
她身體有點顫抖,小琦說,要是她能好好合作,自己就不用這樣怒吼了。
「溫柔一點會死嗎……」小泫不服氣地抱怨。
「啊~」小琦突然驚呼,小泫差一點就跟著唱起歌來了。
小琦作出手勢制止她,小泫就沒有唱下去了。
「其實啊,小泫,我想問妳一件事許久了……」她紅著臉說,小泫好奇地放下手機聽她問甚麼。
「內褲是用來遮蔽某個私人部位,讓人不會春光乍洩對吧?那麼為甚麼又要發明防走光褲呢?這不是本末倒置嗎?要是妳覺得我的問題很沒有營養可以直斥其非喔……」
小琦不好意思地問,小泫對她的問題大失所望,她原本以為小琦會問她有沒有受驚。
不過,正是這種沒營養的話題,才是一家子的日常,她也不敢抱怨太多,免得小琦沒趣。
「妳問那些偷拍人家女生裙底的登徒子吧……我可沒法回答妳,妳是不是剛剛被我看到內褲刺激太大了?」
才不是這樣呢!小琦氣鼓鼓地走開,小泫顯得十分懊悔。
為甚麼我會搞砸這種好機會呢……看著小琦的背影,小泫後悔地想。
打掃完畢後,小琦拿起一堆功課開始工作。
不幸地,第一份功課就是寫作。
她看了眼坐在梳化上的小泫,她放下了手機在閱讀,小琦看到她看書看得入神,便決定不妨礙她,自己努力地克服這個難關。
其實,小琦原本很討厭寫作,覺得構思一篇文章很麻煩,是腦細胞大屠殺,每次完成作文都身心俱疲。
不過因為小泫喜歡看小說,她總是沉醉在那些小說的故事回味無窮,在耳濡目染下也開始沒那麼討厭寫作。
她衷心希望能克服這一個困擾多時的難關。
(未完待續)



24
 樓主| 發表于 2020-4-13 02:14 | 只看該作者
第二十一章 重返香小一
葉錦雯在這個聖誕節回家,她想見一下好久沒見的妹妹和哥哥。
她已經四個月沒有見過他們了,她十分想念他們。
她想依偎在哥哥的身邊,說她這三個多月都很想念他,在他的懷裡撒嬌。
她也想向自己的妹妹吹噓一下這幾月發生的事(當然不是真相),好讓她崇拜自己。
可是,事情並不盡如人願。
母親告訴她,葉馬克(葉錦雯和葉米娜的哥哥)這一年因為要準備公開試,所以不能回家過節。
「那麼我的妹妹呢?」
葉錦雯哭喪著臉說,她的母親搖搖頭說她要與朋友溫習,出門了。
「為甚麼我回家時全部人也不在?那麼我回家的意義何在?」
她哽咽地說,她的母親歎氣道,難道自己不是人嗎?
「所以說媽媽妳是最好的……我愛妳喔。」
葉錦雯抱著她的母親說,她表現得十分感觸。
「我的寶貝女兒……妳也是媽媽的寶貝。」
她的母親感觸地長呼一口氣。
突然,百般滋味湧上葉錦雯的心頭,淚水在她的眼眸裡打轉。
看見女兒神色有點不對勁,她便匆忙問她是不是在學校裡發生了甚麼事。
「媽媽……」葉錦雯終於控制不了,在母親的懷裡放聲大哭。
看到她遇上麻煩事了。她的母親暗忖。
常聽說欺凌在中小學很普遍,幾乎成為風土病,可是對她而言,這種事幾乎不曾發生在自己的兒女身上。
因為他們三人都善良和善,很少挑起衝突,所以這種事不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發生甚麼事啦?」她的母親慌忙問道。
「媽媽,我……被欺負了,我好辛苦……」
葉錦雯哭著說,她的母親抱住她安慰道沒甚麼大不了。
然後,她問葉錦雯為甚麼被欺負。
葉錦雯頓時感覺陷入困境,她無法把被欺負的原因說出來。
原因實在太丟人了,她擔心要是說出來會更麻煩。
她只是一直在哭,沒有說出被欺負的原因。
她的母親看到女兒哭得眼睛都腫了,她開始心軟,便沒有再追問下去。
「我可憐的寶貝女兒……妳辛苦了。」
葉錦雯抱著母親嗚咽,瑟瑟發抖地抱住她。
看著她可憐的樣子,她的母親開始思考自己當初勸服校長讓她的女兒能入學的決定是錯還是對。
葉錦雯哭完冷靜下來,便回到睡房倒頭大睡,睡得十分香甜。
果然是家裡的床最舒服。

當天晚上,家裡只有葉錦要和她的父母在家。
葉錦雯去年日盼夜盼只有自己跟父母吃飯,現在她盼到了,可能跟理想中的情況卻是兩碼子事。
飯局上異常冷清,只有兩道菜和三碗白飯放在桌上。
他們吃飯時也沒有多說話,飯桌上只有夾菜的聲音。
葉錦雯越吃越害怕,生怕他們是不是吵架了,或是更可怕的事,準備吵大架。
她從小就很害怕家人吵架,每一次發生這種事她都會躲得遠遠的。
即使這樣很丟臉,她也無可奈何。
因為她真的很害怕別人有一些激烈的舉動,葉錦雯是一個對外界反應很敏感的人。
有些時候,她甚至連廚房裡的水壺掉到地上也會不由自主地打一下寒顫。
「妳怎麼了?在學校裡發生了甚麼事嗎?為甚麼這麼不自在?」
她的母親問道,葉錦雯感到很不是味兒。
為甚麼那壺不開提那壺……妳是故意找薦的嗎?
她很不服氣,雖然她沒有說出口,可是她的表情已經訴說了自己的不滿。
「妳怎麼氣鼓鼓的?難道被我說中了嗎?」
她的母親不解地問道,她的父親這時也插嘴,著她不用害怕說出真相。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被欺負的事嗎?為甚麼裝作甚麼也不知道?妳很想我丟臉嗎?
可是,她的母親對女兒的不滿渾然不覺,以為她是受到委屈或是飯菜不好吃甚麼的。
兩人四目對視,誰也不知道對方有甚麼想法。

翌日早上,葉錦雯到了小學探望老師。
她躊躇不前,不斷想要打道回府,心忐忑不安。
她以為到了小學的門口會有人把她認出來,然後叫住她,著她登記身分,令她要在眾人的目光下登記身份。
可是,她所預計的情況沒有發生,守在門口的校工向她打了個招呼並登記一下個人資料就把她放行。
雖然第一關安然無恙地通過,可是,她仍是很不安。
她臉紅得像發燒一樣,不想碰見熟人。
葉錦雯一步步地走向副校長室的大門,探訪她此行最想會見的人。

她在副校長室的大門前躊躇不前,惶恐地敲了個門才進去。
「劉副校,妳好嗎?」
她膽怯地窺探那間房的內部,看見那張熟悉的面容才進去。
「是妳呀,葉錦雯?聖誕節假期也回來母校探望老師那麼好呀。進來吧,外面冷,不如這裡舒服。」
劉副校熱情地把葉錦雯招呼一番,後者終於放下心頭大石,禮貌地點了個頭。
葉錦雯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細聽恩師有何吩咐。
「葉錦雯,最近過得怎麼樣?中學的生活適應嗎?」
劉麗塔副校長問道,雖然葉錦雯知道這是客套的開場白,但她顯然不太想回答這問題。
可是為免她擔心,葉錦雯還是胡謅了一番。
「啊……我很好呀,學科上完全跟得上,一點問題也沒有啊……你可以放心。」
她說得十分快,劉麗塔也聽不清楚她說甚麼,只是點了個頭示意。
雖然她嘴上說學科上沒有問題,可是事實上,她對剛過去的考試沒有甚麼信心。
不是擔心滿江紅,而是擔心考得一般,使自己和母校丟臉。
當然,劉麗塔任教那一科沒有甚麼大問題,畢竟她現在學習的內容只是鞏固小學時期的所學,沒有甚麼新知識。
「聽說妳現在是在一心女書院讀中學吧……聽說也是好學校,既然妳現在讀得開心就可以啦,我不管妳啦。雖然我始終還是希望妳會讀香中。」
劉麗塔感欣慰地說,葉錦雯雖然不同意她的話,但仍是點頭示意。
雖說經過杜蘇芮的事後欺凌稍為減少,但那些大姐頭也沒有讓她好過,她仍然被斷斷續續地被欺凌。
總而言之,她感覺還是窩在宿舍裡比較好,因為宿友不會欺負她。
劉麗塔說起香中,使葉錦雯想起一個人。
「啊……劉副校啊,妳還記得張莎莉嗎?她現在怎麼了?」
她這樣問,劉麗塔點點頭,說一切還好。
原來是這樣,那麼我放心了。
葉錦雯輕鬆地想,不禁露出淺笑。
其實她不是特別想念張莎莉,而是不知怎的,很想知道她的近況。
也許因為大家一場朋友,即使沒有聯絡也想關心對方過得怎麼樣。
就在她放鬆下來的一刻,劉麗塔臉色突然發黑,還緊閉門窗,像是害怕別人會在門外偷聽她們的對話。
妳可以守秘密嗎?劉麗塔神色凝重地說。
果然,剛剛的話只是客套話。葉錦雯心想。
她心裡大抵做好了心理準備,接受真相的衝擊。
我在香中有綫人,他們告訴我這一屆的畢業生質素如何。
劉麗塔以比喻貨品的口吻說起開場白,雖然有點奇怪,但葉錦雯沒有插嘴。
他們說,這屆的學生是次貨,沒有甚麼突出的學生,竟然沒有留住劉山竹,問我們是不是耍花樣。
葉錦雯點點頭,她也清楚劉山竹的能耐,雖然這樣說很自大,但她一定是最清楚劉山竹的水平的人。
因為葉錦雯小學時經常要劉山竹替自己補習,從當時的課業對比已經能看出他比張莎莉高幾班,可是他們在測驗考試上旗鼓相當。
她認為劉山竹肯定不是那些會因為臨場壓力搞得考試失準的人。(註:她認為自己就是那種會在考試時因為壓力會出現偏差的人,因此她明白那種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她絕對相信劉山竹是讓賽。
因為這件事太傷害人的自尊心,所以葉錦雯沒有告訴張莎莉這件事。
可是沒有向她坦白,早晚會出岔子。
現在就出問題了,不過她也管不著,因為看起來不只是張莎莉的個人問題。
「他們說……甚麼朱雀皇后,被兩個幼羚的傢伙按在了地上磨擦,簡直奇恥大辱!」
劉麗塔充滿憤恨地說,眼裡燃起雄雄火光。
幼羚小學和香城小學均是由同一辦學機構注資,誰的學生更好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投資。
因此,這兩間學校不斷地競爭,鬥得你死我活,仍分不出高下。
要是在這個環節出了岔子,造成的劣勢將無法挽回,只能聽天由命了。
葉錦雯也聽聞幼羚小學的頭三名也入讀了香城中學,她想,很可能就是他們。
「張莎莉……被他們打敗了?」
葉錦雯不安地問,劉麗塔說暫時仍不知道,不過要做好最壞準備。
「要是他們打贏了朱雀皇后……我們就只能自認倒霉,明年要cut budget啦。」
她嘆著氣說。
雖說每年向家長徵收的各種雜費可以彌補部份經費不足帶來的損失,但因為這一年暑假時大裝修過,導致這年的虧損非常嚴重。
「呃……其實我到了香中也不會改變些甚麼吧?」
葉錦雯無奈地低吟,因為聽不清楚,所以劉麗塔問她說甚麼。
她頓時驚覺原來自己把內心的想法說出口了。
「啊……沒甚麼啦,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啦。」
為免尷尬,她只好嘗試蒙混過去。
劉麗塔也不再追問她,只是點頭示意就完事。
她們再談了一會兒,葉錦雯感覺沒有甚麼好談便起來道別。

副校長室是位於地下的教員室裡,所以要出去必先經過教員室。
「欸,是葉錦雯嗎?好久不見啦!」
正在批改作業的老師看到從副校室出來的葉錦雯連忙打招呼。
葉錦雯喜出望外,竟然有老師主動向她打招呼。
那個人是葉錦雯小五小六時的英文老師,也是她的班主任。
「Miss Cheung,妳好嗎?最近怎麼樣呀?」
她禮貌地打了個招呼,詢問她的近況。
張老師笑著說現在的小學生都是小王子小公主,打不得罵不得罰不得,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呃……一蟹不如一蟹?妳這是說我們不好嗎?」
葉錦雯狐疑地問,她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前班主任這樣看待他們。
她承認她們那級對後輩不是很好的榜樣,但也不至於用這種形容詞類比他們。
意義到自己說錯話的張老師連忙修正自己的說辭。
她話她想說的是一代不如一代,葉錦雯可不想徘徊在這問題搞泥漿摔角,便快速轉換話題。
她說中學的生活忙碌又快樂,將來有空定會再次操訪。
「啊,不用特意回來了,也許我明年已經不認得你了,畢竟人老了記憶力也衰退了哈哈哈……對了,劉副校明年也退休了。」
張老師搔頭苦笑,但其實她才三十來歲。
是這樣嗎……葉錦雯點點頭,想著既然沒有甚麼話要說就走了。
「啊……今天真熱鬧啊,連大明星也來了。」
張老師看著站在門口的舊生感歎。
咦?我們學校有童星舊生麼?
好奇的葉錦雯也轉身望向那個站在門口的人。
她不是甚麼童星,也不是甚麼大人物。
她是張莎莉。




評分

參與人數 1輕幣 +15 收起 理由
ren01 + 15 連載更新

查看全部評分

25
 樓主| 發表于 2020-5-23 00:26 | 只看該作者
第二十二章 與故友的重逢 上

張莎莉看見葉錦雯,頓時呆住了。
她沒有預料葉錦雯竟然會跟她在同一天探訪老師,而且還要剛好同時出現。
當她在門外看見葉錦雯的背影時,她已經懷疑那個人就是葉錦雯。
不過,因為背包不同,所以張莎莉最終認定她不是葉錦雯,只是剛好身高和髮型一樣而已。
可是,當她回頭一看的時間,她就肯定眼前的女生一定是葉錦雯。
竟然在這種場合重逢,這使她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兩人尷尬地相視,一會兒葉錦雯便主動破冰。
是妳嗎,張莎莉……好久不見了。
葉錦雯自言自語般低吟,張莎莉幾乎聽不到她在說甚麼,她生硬的破冰技巧仿佛幫倒忙。
呃……妳好。張莎莉同樣說得很生硬,不比葉錦雯好上許多。
張莎莉只是跟張老師談了一會兒便離開了,一方面是原來就沒甚麼好談,只是回來敍個舊打發時間;另一方面是葉錦雯也在這裡,使她感覺不自在。
雖說兩人也不太自在,可她們卻很有默契地一起離開,仿佛心有靈犀。
看著她們一起離開的張老師不禁讚嘆,女孩子的友情棒極了。

張莎莉和葉錦雯一起走在路上,尷尬的氛圍依舊未除。
她們感覺看著對方好害羞,可又不想這麼快道別。
她們就這樣僵持了三十多分鐘,因為一陣突如其來的肚子打鼓聲打破了僵局。
當事人葉錦雯羞恥得想要挖個洞藏起來,張莎莉連忙捉住她的手著她不會跑掉。
一瞬間,周邊的空氣都凝結了。
兩人定格般停下來,周邊吹落的樹葉隨風起舞,整個場景彷彿在拍攝甚麼青春愛情片。
她們紅著臉對視,彷彿很多話要講,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心跳直線上升,內心的悸動已無法忍受,很想脫口而出說出三個字。
忽然,一架垃圾車在旁邊的馬路高速呼嘯,飄來一股惡臭的氣味。
完美地破壞氣氛。
她們只好捂著鼻子匆匆走過,手仍是牽著的。
她們走著走著,和暖的清風吹散剛剛的臭味,感覺溫暖又舒服。
葉錦雯心想,要是一直也沒有終點就好了,被牽著的感覺興奮又安心。
張莎莉則想,要是能牽著葉錦雯的手一起走,多遠的路也不會累。

她們一直走,竟然跑到鄰區的寺廟去。
那間寺廟很有名,不是那些香城隨處可見的小廟宇,上個香就完事。
那間是很有名的廟宇,有名得連它所在的地區都是以那座廟命名。
那就是青龍祠,是香城規模最大的廟宇。
「啊……既然剛好來到這裡,進去求個簽好嗎?」
張莎莉看到那座廟後提議接下來的活動。
葉錦雯馬上點頭,畢竟沒有事想做,不如跟她一起逛逛好了。
接著她們手牽手進去廟宇,因為不是農曆新年,也不是初一十五,祈福的人很少。
她們很快就取得線香,可是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張莎莉站在火爐前裹足不前,不知道在等些甚麼。
葉錦雯問她為甚麼不上前點燃線香,她羞怯地說自己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
葉錦雯對此不意外,像張莎莉般沒有燒過香的人她見過許多。
看來大家都是現代人,沒有這種傳統習俗。
葉錦雯看到這些人時在想。
她很純熟地替張莎莉點香,然後把線香還給她。
「謝謝你,妳好厲害喔……竟然懂這些。」
張莎莉感敬佩又羞愧,垂下頭感謝她。
還可以吧……葉錦雯不以為然。

上過香後就是最期待的求簽環節,張莎莉心癢難耐,很想快些試試手氣如何。
「呃……莎莉啊?妳這是在幹甚麼?」
張莎莉把用作跪下的椅子前後倒轉。
兩人四目對視,葉錦雯無奈地問。
「這個啊,是通勝說今天的吉位是北位,所以我便照做嘍!」
張莎莉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葉錦雯見狀不禁搖頭嘆氣。
「風水非精密科學,不用那麼認真啦……坦白講,即使換了個吉位也不會改變結果啦……」
她說,張莎莉說第一次求簽怎麼說也是認真一點比較好。
葉錦雯沒她辦法,只好別個頭去。
她很快就完成求簽,記下來後就看看張莎莉求完簽沒有。
果不其然,張莎莉看著簽筒不知所措。
她哭喪著臉地問葉錦雯,到底怎麼樣才能在搖簽筒時控制得只跌一枝簽。
葉錦雯說,只要搖晃它時力度少一點,就可以了。
「是這樣嗎……」張莎莉以陰力搖晃簽筒,一會兒就成功搖到只跌一枝簽。
葉錦雯看到她終於成功了感覺很興奮,那種喜悅比自己求簽更高興。
她高興得手舞足蹈,張莎莉看到她高興的樣子彷彿也被傳染而莞爾一笑。

她們找算命師傅解簽,那個老人放下眼鏡問她們所求何事。
葉錦雯和張莎莉異口同聲地說想要求學業和健康運程,當她們知道對方所求的事跟自己一樣時擊掌示意。
大家心有靈犀。
「呃……誰想先說?對了,妳們是何年出生?」
張莎莉主動地說自己想先解簽,葉錦雯也沒有反對。「我和她都是千禧年屬龍,怎麼樣?」
「唔……小心妳的身體,妳有可能因為身體不好而失去妳渴望得到的東西。」
師傅語重心長地說,張莎莉嚇得冷汗直流。
她想起自己還沒有來過月事,聽說來潮時會下腹劇痛,甚至需要吃止痛藥來止痛。
要是測驗考試來這些鬼玩意兒就完了。
她扯扯葉錦雯的衫尾,問她待會有沒有空。
「怎麼啦,」葉錦雯問她,張莎莉害羞地說,有些私人問題想問她。
甚麼私人問題?甚麼鬼東西?
她很狐疑,可是從張莎莉的表情看來應該是一些女孩子的私密話題。
接著就是葉錦雯,師傅說她這年下來的身體應該很健康。
不過仍是少不免會有些皮外傷。
葉錦雯聽到後害羞得不行,心想這個師傅看來還會讀心甚麼的。
她們道謝並付款後便匆匆離開,找個地方吃午飯。
這座廟宇可真是名不虛傳,竟然可以說得那麼準,她們心想。
看來天上的神靈已經看透了一切。

她們在附近一個商場的連鎖快餐店吃午飯,因為這天是平日,又是學校假日,吃飯的人多了許多。
於是,葉錦雯提議買外賣帶回家慢慢吃。
張莎莉心想這一切的進度太快了,可是她又不知道接下來甚麼時間才能再見,所以她沒有反對葉錦雯的計劃。
於是,她們買過飯盒後便快捷地前往巴士站乘車回去葉錦雯的家。
當她們到家時,發現有人在家,便示意裡面的人開門。
「姐姐妳回來啦……咦?妳帶朋友過來玩嗎?」
葉米娜邊開門邊問。
葉錦雯回應,「對呀,是不是很意外?妳姐帶朋友過來玩哦?」
「這的確很少……進來吧!不要在門外吹風了。」
雖然葉米娜裝出「這很平常」的樣子,可是她內心的欣慰和喜悅已經展露於色。
張莎莉看著接門的葉米娜的可愛的樣子在想。
她自己也高興得心花怒放,她從來沒有上過朋友的家作客。

評分

參與人數 1輕幣 +15 收起 理由
ren01 + 15 連載更新

查看全部評分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輕之國度

  

GMT+8, 2020-5-31 11:56

Powered by X3.4

网易彩票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浙江体彩网-新浪爱彩 利博娱乐-一定牛 决胜时时彩-360云盘 湖南快三-百度耨米 三分快三-欢迎您 彩票长龙助手-爱问知识人 手机买彩网-互动百科 幸运快乐8-百科词条 彩神8app-搜霸天下 湖南幸运赛车-即可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