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彩网

                                                                中国体彩网

                                                                来源:中国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12 22:53:58

                                                                譬如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民主,一个法治。

                                                                老夏是“抗癌厨房”的常客。2015年,老夏的妻子被查出宫颈癌,第二年癌细胞转移到脑部,2018年脑部水肿压迫神经,此后瘫痪在床。失去了行动能力、曾经开过饭馆的妻子,现在需要老夏给她张罗一日三餐。妻子生病之后,老夏说自己没想别的, 就是“一心把她伺候好”。 送医喂药,做饭擦身,事无巨细,都被老夏承包了。鲈鱼豆腐汤是老夏为数不多的拿手菜。 锅里不停翻滚的乳白色鱼汤,如同老夏对于妻子的希冀,上下沉浮,却从未停歇。 对抗癌症,就像一场耗时耗力的长跑,需要的不仅仅是体力,更是坚固的心理防线。“我一天到晚除了炒菜宽心一点,在医院里面就像坐牢一样。”对于老夏来说,做菜就是他每天放松自己的方式。 日复一日,光阴在三餐中溜走,日头在翻飞的锅铲上东升西降。病房里的病友来来去去,而对于老夏和妻子来说,一起吃饭的地方,就是家。

                                                                而对患者家属来说, 来“抗癌厨房”做菜,也许并不全是为了节省开支,让自己所爱的人能吃到一口家的熟悉味道,让正承受痛苦的亲人能感受到自己的用心,也许是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 万佐成的“抗癌厨房”里,有不会做饭的丈夫为了患病的妻子一点点开始学炒菜,有饭来张口的子女为患病父母学煲汤…… 在生死面前,曾经不成熟的慢慢成长,曾经依赖惯的开始独立,曾经被照顾的开始照顾他人。

                                                                观察者网:建制派不是所有人都跟特区政府上下一心,而香港施行“行政主导”体制,行政长官在立法会“两不靠”,权力受到制约监督。这就有个问题,按区议会选举的势头来看,反对派极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占领更多席位。如果他们的席位增多,以后行政长官执政岂不更加受限?反对派试图“体制内夺权”,对此该如何应对?

                                                                在万佐成夫妇经营厨房的这些年里,还有来自各方的支持和暖意: 老人的子女曾对老两口做的事情提出过异议,不想父母和癌症病人接触。但在了解父母做的事之后,他们的态度慢慢转变,如今不但不反对,周末还会过来打扫卫生。 露天厨房刚形成时,夫妻俩担心会影响街坊出行,内心忐忑。 没想到街坊们不仅没有抱怨,还送来了30个高压锅、20多个铁锅、20多把菜刀和菜板。 更有街坊特意送来母鸡,硬塞给熊庚香,面对熊庚香的再三拒接,对方说 “你不吃,可以给病人吃啊”。

                                                                张美菊为女儿煮粥 图自/东方女报 这样的故事,还有多少,恐怕连万佐成夫妇也数不清…… 善良是一个环

                                                                香港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人的法治观真的跟西方那一套是有分别的。香港人之所以接受香港法治,只是觉得法治是有用的,是从实用的角度去看的。至于法治背后所隐藏着的人权观、宗教观和复杂的法律程序,他不是很清楚的。

                                                                是啊, 日子再难,也要一天一天过;生活再苦,也要吃好每一顿饭。 一切始于一次求助

                                                                刘兆佳:现在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减少,就算让他们单方面得到多少议席,他们也会受到很多限制。

                                                                其实自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刊宪生效以来,已有多名人士因涉嫌违反该法遭警方逮捕。然而即使至今,香港内外仍有部分舆论将这些人的乱港言行视作行使港人的表达和集会自由,以“人权”为由反对警方执法。